一剑飘尘

8x8事件历史第一部长篇小说、禁书“天an门情人”作者,美国非流行作家、诗人、企业家

我们做爱吧

一剑飘尘

也许,我们只应该做爱
在这黄昏里
那艘孤独的白帆,负载了我们过来的行程
在这被晚霞污染了的海平面上
它是我唯一的、最绝望的
投降书

所以,我们只应该做爱
让身体在这春凉的沙滩上
承受千千个世纪以来
对于爱情的绝望
它,不会在今天结束
它,不会等得到明天的日出
但是,我只是想问啊:
苍天,你是不是瞎了眼睛
你安排这春暖花开的一季
难道,只是让动物发情的兴奋剂

我们彼此躺在对方的身上
这就是所谓的平等,已经分不清男女的区别
原来,
地心的引力并不来自于我们身体的下面
只是,
我看见比基尼女郎的酮体
你看见帅哥的肱二头肌
黄昏里的剪影
是不是已经忘记了过去的山盟海誓
那么,让我们做爱吧
既然这是遗忘的必需
我选择
那艘白帆印在晚霞上的痕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