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飘尘

8x8事件历史第一部长篇小说、禁书“天an门情人”作者,美国非流行作家、诗人、企业家

一年又一年

一剑飘尘

记不得停留过几家酒店,
只是一年又一年
生命就是那只水箱中的寄居蟹
挣扎不出玻璃的四壁
它寻找安适的床铺,我知道它的归宿

酒店的冰箱里,填满了威士忌
偏偏我只想喝伏特加
我要做一夜的罗亭
醉卧在屠格涅夫的笔下
一年又一年

我看得见风,吹散了光线
让灯红酒绿也变的迷朦
让寄居蟹的螯也骚动着搅拌出了水泡
这一年又一年
不变繁华,不停的梦想
只有那多余的人
进出在酒店的门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