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飘尘

8x8事件历史第一部长篇小说、禁书“天an门情人”作者,美国非流行作家、诗人、企业家

南京,南京

一剑飘尘

我们走在瑞金路上,突然一阵,梧桐树上的毛絮如春雨一样绵绵落下。她就跳开了,对着我喊:“L先生,闭上眼睛,小心毛絮落眼睛里,可麻烦了。”

但是,我没有。我竟然扬起头,看那灰黄色的毛絮从浓密的绿叶成荫中飘下来。我突然想喊:“南京!南京!”但是,终于什么声音也没有出,只是看着一颗毛絮落我的眼镜片上,让我的视线整个模糊起来。

16年前,我就生活在南京,春天的梧桐絮是全南京人头疼的事。这可以说是南京人自豪的代价。因为国民党时代的植树,南京的主要干道上,都是梧桐成荫,在全国这类城市中,是一道独特的风景。这可以说是南京人自豪的景色。不过,每年春天,梧桐絮飞,也就成了让南京人头疼的事。记得那个时候,报纸电台就开展讨论,如何解决毛絮的问题。显然,16年后的今天,依然没有答案。

离开南京16年,只有前年的时候,匆匆从上海回来半天,看望一个患了癌症的老人。记得那也是四月,但是下着雨。所以,没有感受到毛絮的问题。而偏偏我在美国养成了不用雨伞的习惯,那天仅仅从出租车停车的地方走到老人家里,就已经淋的半湿。这个无心遭受的苦难,倒是获得了意外的效果。后来听说老人辞世之际,还念念不忘我曾经冒雨看望他。

毛絮纷纷如雨,老人却已经离世一年。我已经记不得他家在何处,当然更不知道他墓在何方。曾经以为死亡简直像天方夜谭一样遥远的我,突然之间意识到,身边已经有人接连辞世。就在前天,一个校友告诉我,他的高中同学在一个月前因为肝癌辞世。我的校友说,他的同学还借了他几万元钱治病,也没有还。他这样说,让我心中都有一点点的绝望。对于死者来说,几万与几千万都一样没有意义。而对于活着的校友来说,这样的欠债不还,还至少是值得惦记的一件事情。我想,会不会因此,这个同学会比其他的逝者更让他惦记呢?若果如此,我也一定要到处借钱,在我离开这个世界之前。

南京的毛絮,如雨。南京的瑞金路依然像16年前一样的狭窄。我走在这毛絮弥漫的道路上,想着前年的那个雨季,想着16年前的离别。如果人生可以回头,我不会选择南京。我不喜欢16年都没有变化的毛絮。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南京还是梧桐茂密的南京。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一剑飘尘,第一部8x8事件长篇小说、禁书“天安men情人作者”,美国企业家,作家,微信: yjpc1989;   文学城博客:一剑飘尘- (后面有一个短横,因为文学城俺后来找不到原来名字的密码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