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飘尘

8x8事件历史第一部长篇小说、禁书“天an门情人”作者,美国非流行作家、诗人、企业家

毕养的饭局

一剑飘尘

所有人都知道,我这个标题不应该是“毕”。我以前也是毫不忌讳,直接把生殖器名词写在文章里的。有人会说写生殖器名词粗俗,我现在都难得提醒这些人,这是一个草泥马的时代。所以,即使把范冰冰的胸剪了,也阻止不了小三二奶横行于市。但是,我还是把标题写成了:毕养的饭局。因为我在写出那个生殖器名词的一瞬间,突然明白,我们已经从草泥马时代,进入了毕养的时代。

毕福剑何罪之有,需要道歉?我们一条条剖析一下。

首先,他讲话的内容,何罪之有?那可以说是他个人的言论自由。他说了脏话,骂了一个前国家领导。难道国家领导不就是让人臧否的吗?既然可以歌颂,为什么就不可以辱骂呢?言论自由本身就是包括两个方面,既可以由歌颂的自由,也可以有批评的自由,当然也包括辱骂的自由。

不过,辱骂人有可能吃官司。那么,这就是一个法律的问题。毕养的饭局上的辱骂受害者或者其家属,有没有出面控告毕?即使控告,也得等到法庭宣布结果,才可以定论吧。

但是,现在不是!现在是媒体杀人!特别是官方媒体杀人!为了一个私人晚餐上的几句玩笑,官媒出动,大肆攻击。甚至中央电视台已经行动,封杀毕福剑。这可以说是现代文明中所罕见。中国走到今天,无论有什么样的特色,都应该不能否认,人类文明的基本几个价值观之中最重要的就是言论自由。到底是一个死去几十年的前国家领导人的尊严重要,还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言论自由重要,是一个不言而喻、无需争论的问题。没有老百姓的言论自由,不要说死去的领导人,就是现任的领导人,又有毕养的尊严。

中国是“世界人权宣言”的签约国。这份宣言的重点其实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人人享有言论和信仰自由以及免予恐惧和匮乏的自由。

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经济改革,显然已经摆脱了物质匮乏的难题。因为牵涉到毕养的饭局问题,我就不再这里回顾是那个领导人造成了“匮乏”的了。现在我们真是应该进入下一个里程碑的时候:让人民有免予恐惧的自由。从这一点上说,毕养的饭局正当其时!因为毕是名人,作为名人爆粗口当然非常吸引眼球,而且是一个私人的饭局。

如果前领导人的后人能够勇敢站出来,把毕告上法庭,我觉得这会是中国法制建设中的一个里程碑的案件,当然,如果司法能够独立判案的话。因为这个案子牵涉到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几个方面:言论自由的界限、公众人物的尊严、个人隐私的尊重。

即使前领导人的后人大度或者心虚而不提告,这个毕养的饭局在民间自媒体中继续发酵,也还是很有意义的事情。一来茶余饭后增加人生乐趣,二来也可以给引发众人思考:这种没有经过别人容许就发布视频的方法,是不是危害了我们这个社会所有人的隐私?

但是,现在不是!现在是官方强力介入。显然,这符合土共一贯的引导舆论、宣传主旋律的政策。但是,这种官方的介入,未审先判的做法,可以说是对于中国法制的一个大倒退!这不是在做“免予恐惧”,这是在加深民众的恐惧。这也是为什么我用“毕养”代替“生殖器养”做标题的原因:当个体对自己言论开始自我检查的时候,也就说明这个国家失去了对于个人自由的尊重。在这样的国家,因言获罪将不再仅仅局限于异议人士,它将进入我们普通人的生活之中。而当我们对于自己在朋友小圈子的言论都开始谨慎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已经开始法西斯化了。

从这点上说,毕养的饭局也是好事。总算让我们意识到,文革并不遥远,毕养的还会再来。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一剑飘尘,第一部8x8事件长篇小说、禁书“天安men情人作者”,美国企业家,作家,微信: yjpc1989;   文学城博客:一剑飘尘- (后面有一个短横,因为文学城俺后来找不到原来名字的密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