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飘尘

8x8事件历史第一部长篇小说、禁书“天an门情人”作者,美国非流行作家、诗人、企业家

读陈志武“金融的逻辑”有感(1)

一剑飘尘


飞行的时候,书就是我的朋友。这次旅行,随身带的是陈志武的“金融的逻辑”。坦白的说,金融方面的书,我阅读有限。因为那似乎并不是我兴趣的方向。但是,陈志武这本书,从第一页就吸引了我:中国的钱为什么这么多?

这个问题,在阅读本书之前,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中国的钱并没有媒体鼓吹的那么多。因为我们都知道中国政府发行钞票的能力举世无双,不受限制。陈志武在书中有一个例子:清王朝发行1000文铜钱的成本是110文。所以,只要政府掌握了无限发行钞票的权力,就相当于掌握了一项保赚不赔的生意。现在中国政府印刷一张100元纸币的代价,利润率上也不会低于清政府铸造铜钱。

但是作为享誉国际的经济学教授,陈志武显然不会停留在这样浅显的层面。他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观点:中国钱多的原因,是因为金融市场化,把中国社会以前潜性的价值交换显化了。这才是中国钱多的主要原因之一。

按照儒家思想,中国构造了一个君君臣臣的等级社会。在这个等级社会里,一些现代社会非常正常的价值交换,被隐藏于血缘以及关系之中。比如,现代社会中很简单的搬家,我们只要找一个搬家公司,接受它的服务,然后支付钱给它。这个交易是通过金钱换服务完成的。而在儒家文化下的中国传统社会中,我们是让自己的亲朋好友来帮忙。这是一个友情换服务的过程。至于养老保险等更大方面,也是通过这种血缘关系获得了保障。显然,在中国这种传统社会模式中,许许多多的价值交换,不需要钱这个中介。所以说,中国现在钱多的原因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打破了社会原有的结构,金融市场化,让这些通过血缘、关系实现价值交换的服务,都变成了用金钱作为中介。

陈志武只是从金融的逻辑上,解释了这样一个过程。但是我看完这一章以后,却感慨良多。资本主义对于许多中国人来说,是从船坚炮利打开了清王朝的大门开始。但是,实际上那只是表象,是结果。资本主义实质上,是金融的市场化。而这个不可逆的过程,摧枯拉朽地毁灭了儒家文化的等级意识。它的本质是富裕社会中每个人平等的责任和义务。在这样的社会中,父子之间只是亲情而不在有养育与赡养之间的回报关系,兄弟之间也完全不会因为年龄的关系出现长兄为父的状况。这种剥离了利益交换的亲情,在许多人的眼里似乎是人情淡漠,其实是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简单化,个体的自由更加得以彰显。这也正是美国西方社会的现实。

当然,陈志武教授的书并不是仅仅讲解了两种社会价值观的对抗,甚至这不是他的这本“金融的逻辑”的重点。但是,这是我非常感兴趣的问题:文化真的没有优劣吗?到底是儒家的那种把人与人之间的利益交换的人情化,更符合人性,还是西方资本主义的这种金融逻辑呢?中国几千年的历史循环,美国两百多年的稳步上升,已经是不言而喻的证明。从这一点上,我也需要修正一下我对于中国的预测。我们不妨在这个看似黑暗的时代,加一点乐观的影子:在一个服务金融化的社会中,倒退不是并可能,但是幅度有限。文革也许还有可能,但是个人崇拜不会轻而易举实行。因为,让人崇拜,也需要符合金融的逻辑:这份崇拜需要印刷多少钞票呢?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一剑飘尘,禁书“天安men情人作者”,美国企业家,作家,微信: yjpc1989;   文学城博客:一剑飘尘- (后面有一个短横,因为文学城俺后来找不到原来名字的密码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