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飘尘

8x8事件历史第一部长篇小说、禁书“天an门情人”作者,美国非流行作家、诗人、企业家

痛哭一场

一剑飘尘

男儿有泪不轻弹,
我却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既然天黑就没有了云
也许我的哭声
可以给黑夜增添一点暗的色彩

哭吧,既然没有飞翔长天的翅膀
哭吧,既然还有重回童年的渴望
哭吧,哭吧
既然人生如光,却找不到控制明灭的开关
既然,你离开我,
去了分不清东西南北的地方

我守候山巅,闪电也会失去方向
迎风呼号,是不是暴雨可以浸透我的心房
我痛哭一场
却不会让泪留在脸上

写你

一剑飘尘

这夜好安静
静得星星都不敢睁开眼睛
静得月亮都害羞的藏起了脸

我想写你,就是在这样的夜
没有人可以看见我的腮红
即使远处偶尔的狗吠,也只是
在相应我砰砰的心跳

我要写下你的眼睛
虽然我们还没有过四目相对的凝望
但是你的目光啊
已经给星星指引出家的方向

我要写下你的唇齿
虽然我们还没有过恋人般的热吻
但是那股淡淡的香呵
吸引着月亮也在偷偷地张望

这夜好静
静得远处的狗也入了梦
静得只剩下我这失眠的人
忍着一阵阵的痛
幻想星星也牵了月亮的手
坐在夜空中,等待明天的太阳

埋葬

一剑飘尘

离开故乡的那天
哥哥送我一包泥土
湿湿的,混杂着老井里的青苔
那口老井,天天是左邻右舍淘米做饭
嫂子说,
闻着土腥味,你会想起家里的饭菜

漂洋过海,跨洲越野
日子一天天变得漫长
旧行李一件件,扔进了垃圾箱
偶尔见到了那袋泥土
在一个夜深人静夜晚啊
挑逗起我,是那口老井的香

离开故乡的那天
母亲送我双千层底的鞋
密密麻麻的针线,刻录着
她赶工的夜夜不眠
妈妈说,
穿上它,你就永远站立在妈妈的手上

二十年的漂泊,七万个日夜的奔波
浪子之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
在沙漠的旷野中
在骄阳的暴晒下
破碎的,只剩下框架的坚强

要那泥土埋没我,被风蚀了的心
要那布鞋覆盖我,沙砾磨损的躯体
我会记得
那口老井的深度
妈妈手心的温度

毕业季:那年夏天

一剑飘尘

那年夏天
花儿特别的娇媚
那年夏天
你第一次送我小抄
让我通过了最后的期末考
那年夏天
我糊里糊涂地毕业
却不知道人生的自行车会骑到何方

我无忧无虑地开始和那年夏天的约会
没心没肺地和哥们喝个大醉
我终于学会了吐烟圈,呛出了眼泪
我爱上麻将,也输光了最后的学费
那年夏天,那年夏天呀
我一个人看了一场叫做天鹅湖的演出
从此认为最性感的只有芭蕾

宿舍里疯狂地继续夜谈的话题
最能喝的班长终于被我们灌个大醉
吐露了他暗恋的人,原来是你
叫醒楼下小卖部的看门人
我们赊帐买了更多的二锅头
只是想知道,他
是吻过你的唇还是牵过你的手
熄灯那一刻
我们扔光所有的酒瓶
砸在恋人们散步的小路上
破碎了的青春不再有完整的梦想

那年夏天,
花儿真的娇艳
那年夏天
你送我出了校门
从此,齐耳短发就成了青春在我的心里飘扬
我鼓足了勇气牵了你的手,
却只是轻轻地道谢:
你负担了我的行囊

最后看一眼交大的校园
突然明白,原来最爱它的人是我
为什么一次也没有帮你,把黑板擦拭干净
为什么没有清理过一次课桌,
为什么从来不是最后离开教室的人
为什么没有告诉那个害羞的英语老师
我们全宿舍补考英语四级
只是为了能多看一次她的微笑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不可以再走进化机62的教室
对所有的女生道歉
曾经在愚人节开涮你们的信任
却没有勇气公开对一个女生的单相思

那年夏天
我没有回头
在校门口
那年夏天
你也没有继续往前走
我们就这样分手
在那年夏天的校门口
没有传说中的眼泪
至少,我已经看不清楚

June 25, 2013


天空之外

一剑飘尘

江南曾经有雨
淋湿过,我的头发
一把浅绿的油伞,翩跹的蝴蝶模样
你在伞下
我在雨中

阿拉斯加的飞雪
冰冻了我的胡须
远远的一栋小屋
明亮的眼睛一样的窗纸
你在屋里
我在雪中

践雨而行,雨水也为我分成一条小巷
姑娘啊,你就抛弃了你的绿油伞
踏雪留痕,雪地的尽头只有天空
姑娘啊,你可以看见它吞没了不再回首的背影

如果我的挣扎可以换回你的安逸
如果我的远行可以保存你的温暖
姑娘,我不会以天气作为借口
就让江南有雨,融化了阿拉斯加的冰雪
天空之外,站着微笑的你

无妄之雨

一剑飘尘

当天空下起了雨
洛杉矶就成了裸体的站街女,一丝不挂
年年日日的灰尘早已埋葬了这个城市的热情
我一次次穿过她的阴道
如同骑着天使穿行在10号高速公路上

好莱坞流着乌黑的水
充满的是这个城市淫荡的既往
明星们的罪恶在于等不及这场瓢泼的雨
他们钻进了豪华的limo,没有洗净他们的毛孔
更不在乎,他们在星光大道上的名字
被雨水一个一个地埋葬

从太平洋到落基山脉,雨雾中的嘶吼
那些挣扎的人群
追随着流浪的狗,寻找避雨的空间
不要问我看见了什么
因为我只是看见了雨滴,滴答滴答
不要问我写的是什么
我只是把文字像雨滴一样甩向这个城市
如果可以从此消灭比佛利的历史

雨,下吧
在我的笔下、在我的脑海、在我的心里
只有一场雨
一场可以让这个城市清晰的雨
雨,下吧
只有一场雨
在灿烂的阳光下消灭这个城市的浮华
雨,下吧
浸透这片土地洗涤我的灵魂

纪念海子----美女的呼号

一剑飘尘


荒凉的山冈上站满了美女
我实在记不起来她们都是谁
如果皮鞭可以让她们呼号
我是不是应该放弃
那些正在吃草的羊羔

无论是东岸,还是西岸
都有茂密的牧草
我要美女在荒凉的山岗上排出整齐的队列
羔羊啊
看我的皮鞭会不会抽出凄厉的呼喊

我不知道她是谁
我也不计较羔羊的美
我只是路过那山岗的牧人啊
希望蓝天能够盖住我沧桑的脸

默默地走过山岗
我忘记了美女都有谁
点数那些羔羊,她们都已经沉睡
屠宰的日子,会不会就在明天
我只是一个流浪的牧人
带着我的皮鞭
带着我的心碎

草坪啊,卷起我的尸骨吧
如果一定,如果一定要我记忆起
那高岗上的美女
都有谁

故乡异乡

一剑飘尘

他在病中
清晨也是黄昏
她在风中
山川都在流动

早起的人啊
不要那么匆忙
回头看看吧,你身后的村庄
那里的炊烟弥漫
那里的鸟儿唧唧喳喳
这是他嘴里的故乡
这是她眼中的家乡

在病中,思故乡
在风中,爱家乡
我只是踯躅的孤客
寻找风中的异乡
听说那里的鸟
也在寻找病中的他

“一剑如故”群第二场讲座通知


各位“一剑如故”群友请注意:
第二场讲座:

主题:中美大学录取比较 - 高中教育

主讲人:@皮皮虾

时间:
北京时间3月29日中午11点
美国西岸3月28日晚上8点
美国东岸3月28日晚上11点

方式:在群里用walkie talkie语音开讲

欢迎群友们积极参与

各位“一剑如故”群友请注意:
第二场讲座:

主题:中美大学录取比较 - 高中教育

主讲人:@皮皮虾

时间:
北京时间3月29日中午11点
美国西岸3月28日晚上8点
美国东岸3月28日晚上11点

方式:在群里用walkie talkie语音开讲

欢迎群友们积极参与